川制作首页 » 艺人经纪 » 艺人头条
秦岚谈陆川:不轻言放弃 责任心打动我
发布时间: 2012-09-1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从表演青涩的“知画”到演技纯熟的“绿萍”,没学过表演的女孩秦岚最初被琼瑶收为手下爱将;而《南京!南京!》、《王的盛宴》等影片里的一系列角色,让她褪去了“琼瑶女郎”的光环,跻身于实力派女星行列。近日,刚从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参加《王的盛宴》首映式归来的秦岚,出现在电视剧《非缘勿扰》的无锡外景地。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她大方谈到了男友陆川:“他不会轻言放弃,这种责任心特别打动我。”
秦岚和陆川相互信任

秦岚和陆川相互信任

  • 秦岚和陆川相互信任
  从表演青涩的“知画”到演技纯熟的“绿萍”,没学过表演的女孩秦岚最初被琼瑶收为手下爱将;而《南京!南京!》、《王的盛宴》等影片里的一系列角色,让她褪去了“琼瑶女郎”的光环,跻身于实力派女星行列。近日,刚从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参加《王的盛宴》首映式归来的秦岚,出现在电视剧《非缘勿扰》的无锡外景地。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她大方谈到了男友陆川:“他不会轻言放弃,这种责任心特别打动我。”
 
  【说苏有朋】
 
  “我们一见如故,价值观很相像,搭戏也很默契”
 
  在电视剧《非缘勿扰》中,苏有朋饰演优雅自负、冷酷多金的“犀利男”陆西诺,秦岚则饰演大大咧咧的“毒舌女”刘琳,两人都是“不婚族”,从针锋相对的冤家对头,最后成为一对恋人。
 
  羊城晚报:这部剧涉及现实社会中的“不婚族”和“剩女”两大群体,你怎么看?
 
  秦岚:其实很正常。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女人完全可以靠自己去打拼。有的女人不愿一味顺从、依附男人,希望自己做主。刘琳有句台词:“我又能养房又能养爸妈,自己什么都买得起,干吗非要找个男人让我操心呢?”她受过感情的伤,觉得婚姻很没劲。而刘琳的闺密是个主持人,高级白领,她也很挑。现代人独立自我,她们在恋爱过程中不愿意服软,也不愿意委屈自己。
 
  羊城晚报:苏有朋除了是该剧的主演,还是制片人之一,在合作中你更多的是把他看成一个搭档还是老板?
 
  秦岚:有朋不像老板。他感性、善良,是个单纯的人,不太像商人。娱乐圈里确实有很多人在很聪明地做事,但这行的聪明人太多了,谁也不比谁笨。有朋这样大智若愚的也挺好,省了很多烦心事。他让人心里很暖,收工晚的时候他会问:“你累吗,要不明天开工时间往后推点?”有时只要听到一句发自内心的话,超时什么的就没关系了。(笑)现在大家为了进度都不会太计较,很和谐。所以我觉得,有朋做事,用最简单的方法未必就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羊城晚报:你合作过的男艺人很多,苏有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秦岚:他是最善良、最单纯的一个。像一有什么事他就帮大家转微博……其实不是所有演员都会这样做的,很多人会有顾虑。他的性格很直接,和我脾气也特别合得来,我也是个不喜欢绕弯子的人。我们一见如故,价值观很相像,搭戏也很默契。说起来,我们也很有缘分,都演过琼瑶的戏———他演了《还珠格格》前两部,我演了第三部。
 
  【说琼瑶】
 
  “《还珠》热播时我还坐在家里看呢,怎能想到会去拍?”
 
  出生沈阳的秦岚性格文静。1999年,她获得第六届全国推新人大赛广告模特组金奖,未满20岁的她,只身到北京闯荡。2001年,她凭借《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中的“知画”走红,还赢得了琼瑶“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的评价。2011年,继林心如确定出演紫薇的妈妈“夏雨荷”之后,秦岚也加盟了新版《还珠格格》剧组,出演小燕子的妈妈“雪吟”。
 
  羊城晚报:当初你退学去北京做艺人,家里人反对吗?
 
  秦岚:阻止过啊!我爸不喜欢我进演艺圈。我家里没人做这个职业,都不知道娱乐圈是干什么的,后来拍了《还珠格格3》后,家里才慢慢认可了。爸爸一直担心我学坏,怕我有点名气后做人不踏实,后来这些顾虑也都慢慢地消除了。我爸妈一直很低调,小区里的人很多都不知道我是他们的女儿,我特别喜欢他们这一点,能踏踏实实地过自己的日子。
 
  羊城晚报:“北漂”的生活苦吗?
 
  秦岚:我家的条件不错,所以到北京来没受什么苦……(笑)结果拍戏第二年,我就和琼瑶阿姨见面了。
 
  羊城晚报:你和琼瑶是怎么相识的?
 
  秦岚:我们是八竿子打不到的缘分。当时《还珠格格》热播的时候,我还坐在家里沙发上看呢,怎么会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去拍?毕竟我不是学表演出身的,而且当时《还珠》系列那么火,听说中戏、北电有些班是全班男女生一起去试镜。虽然“知画”这个角色不是很讨巧,但就是落在我头上了。这就是缘分。
 
  羊城晚报:你认为你打动琼瑶的是什么特质?
 
  秦岚:2000年我第一次见琼瑶阿姨时特别单纯。当时湖南台签了不太会演戏的我,有一天我正在拍台里的戏,台长说琼瑶到北京了,然后叫我拍了一套格格造型的照片给琼瑶阿姨看,她看了照片就说要见我,那时大大的眼睛可能是琼瑶阿姨喜欢的吧。那次见面,阿姨就很喜欢我,当时我背个双肩包,扎两条辫子,连妆都不会化。阿姨问我想不想拍她的戏,我当时就懵了。我莫名其妙地进了湖南台,然后还莫名其妙地就去拍了琼瑶的戏。听说阿姨本来想给我更重要的角色,不过我那时真是不会演……
 
  羊城晚报:“知画”这个角色被网友骂得很惨,你难过吗?
 
  秦岚:当时还小,特别接受不了观众把角色和我本人联系到一起的事情,有的人就说我是第三者什么的……我那时觉得是自己演得不好,才会被骂。很感谢琼瑶阿姨,她打电话来跟我说,网络的帖子80%都是在说永琪、小燕子、知画这几个人,关注度很高。这一说我才醒了,总算明白这是对我演技的一种认可。
 
  羊城晚报:被称为“琼瑶女郎”,是压力还是动力?
 
  秦岚:不是压力。我生活中就是很简单的人,从不会给自己预设那么多坎儿。我很感谢琼瑶阿姨在那个阶段给了我那么多机会,从知画到绿萍,这些都是经验积累———虽然这些角色都有些拧巴,让我后来做了很多努力去改变“荧幕形象”……(笑)有一段时间,琼瑶的戏可能限制了我的戏路,来找我的戏全是那种类型的,但我是个乐观的人,会往好的方面看———之前你有了观众基础,别人才会去看你的改变。
 
  【说陆川】
 
  “他不会轻言放弃,还有他很善良———这两点都很重要”
 
  2009年,导演陆川和秦岚因合作电影《南京!南京!》而结缘。当时秦岚不仅以“零片酬”出演,还因为档期问题支付了另一个剧组数十万元的违约金。她一再强调,自己对于恋情并不高调,只是两人作为公众人物免不了要引起外界关注。
 
  羊城晚报:《王的盛宴》刚刚在多伦多举行了首映式,谈谈你和陆川这次的合作吧。
 
  秦岚:我在电影里饰演吕后,一个苛刻的老年人,思想敏锐的政治家。在塑造这个角色上,陆川比我付出得还要多。他对于角色的把控和表演要求都很高,没有他这种强制性的要求,很难演得这么真实。我很感谢陆川,我在他的创作团队中挑战了自己的极限。其中有场戏我们因为有分歧还翻脸了。那场戏是讲我去训张良,演的时候,我老是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老龄状态,陆川就老是来纠正我。后来看完成片,我很感动———我演出了一个松弛站着但浑身都散发出压迫感的女人!这都是他的功劳。
 
  羊城晚报:在你眼里,陆川是个怎样的人?
 
  秦岚:我通过《可可西里》、《南京!南京!》就很喜欢他的才华,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导演。他在剧组里什么都管,包括化妆、造型———他的剧组里是没有造型师的,都是他自己来弄。和他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他每天都要看一本书。每拍一部戏,他就要看相关的书,拍《南京!南京!》时他不只看中国人的书,还看很多外国人的书,这是需要坚持和信念的。在合作中,我觉得他能给我信心,就算中途磕磕绊绊,我们也没有失去对彼此的信任。那时外面的人都认为,我是因为和他的这种关系,才能接到《王的盛宴》,我也是个有自尊心的人,所以生怕自己演不好,但他说:“我就觉得你合适。”他的信任让我很踏实。
 
  羊城晚报:陆川的电影很多时候叫好不叫座,你替他感到委屈吗?
 
  秦岚:不委屈,有观众喜欢就够了,电影是拍给观众看的。《南京!南京!》拿了些奖,他说:“生命没办法延续,但影像可以延续。”他是个有执著信仰的人,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带给大家感触,给自己内心带来收获。他说电影的意义就是“在N多年后还能让你感动、让你记住”。
 
  羊城晚报:你的恋爱观是怎样的?
 
  秦岚:我从来没幻想过白马王子(笑)。这可能和我父母的教育有关,从小我就被教育要靠自己的双手证明自己的价值。我就觉得感情是要靠缘分和感觉的,也从没预设什么条件,因为我一直觉得理想和现实总是相反的。我有个朋友,原来坚决要找1米8以上的,结果最后找到的这个可能还不到1米7(笑)……
 
  羊城晚报:陆川什么地方最打动你?
 
  秦岚: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很窘迫,在做《南京!南京!》后期时完全没有钱。我就觉得,这个导演怎么这么不容易,那我给你拿点钱吧……我看他都那么困难了,还在坚持,就发自内心地想帮他。他不会轻言放弃,这种责任心特别打动我,还有他很善良———这两点很重要。
 
  羊城晚报:你们俩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吗?
 

  秦岚:我们还没具体聊到这些。我也还没做好放弃自己的工作投入到家庭生活的准备。婚姻一定要慎重,只有想清楚了才能不后悔。感情是需要经营的,能不能有很好的磨合,能不能为对方去改变,都是很重要的。你不能看到别人结婚生子,就去赶潮流。要是觉得现在这样快乐,那就先纯粹谈恋爱。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些什么,只有经营好今天才会有明天。羊城晚报记者 肖执缨  实习生 宋  涛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