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 点
陆川:四年里要妥协的东西太多
发布时间: 2012-05-0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搜狐文化  

见到陆川,他正和秦岚在北京某酒吧里拍杂志封面。《南京!南京!》临时确定上映档期,让陆川有点措手不及,采访、上节目、拍封面……忙得他团团转。本报记者的专访时间被一再推迟后,终于定在他拍杂志封面时,见缝插针地聊。

 

坐到记者面前,刚换完衣服的陆川,纽扣甚至都还没扣好。他一再道歉要占用记者整整一下午的时间。聊完后,陆川长吁一口气,你可以看到疲惫就在刹那间袭上了他的脸。

 

  本报记者林树京 北京报道

 “我选择服从历史,刘烨高圆圆这段感情戏拍一半就放下了,不拍了。”

  历史要拿掉不真实的东西

  潇湘晨报:之前你说过拍《南京!南京!》,你把自己的爱情观展现出来了。

  陆川:以前拍《可可西里》,心里面是挺决绝的,很坚硬没有特别柔软的东西。拍“南京”很不一样,你心里感觉是温暖的,我自我感觉是带着爱情去拍这部戏的。(笑)

  潇湘晨报:是什么因素让你下定决心,把刘烨、高圆圆感情的那些戏份砍掉?

  陆川:可能是拍摄现场太逼真了,拍着拍着这段感情连我自己都不太信服了,感觉比较勉强。你要么做一部正常的电影,像《珍珠港》那样,拿这个历史给电影做背景,讲一爱情故事;要么讲述真正的历史,什么不真实,我们就拿下什么。我选择了服从历史,这段感情戏拍了一半就放下了,不拍了。

  潇湘晨报:演员是怎么样的反应?

  陆川:圆圆还是很接受的,但刘烨,我觉得他是很难过的。宣布不拍下去了的那天,他拿了把椅子,把自己藏到很深的城墙门洞里,一个人冲着墙坐了很久。我看见黑暗中他孤单的背影,觉得很心酸,对不起他。

  潇湘晨报:刘烨入戏很深?

  陆川:大家都把自己放进这部戏里了。刚来片场,高圆圆就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拍着拍着,人就开始变了,变急躁了还容易生气。其实之前她很与人为善的,所以我们都怕她出事,我还强行送她回家呆三四个礼拜。刘烨呢,我们前两天在做节目,看了一段片场花絮,刘烨竟痛哭到不能自已。他拍戏时倒没有性情大变,但拍完戏后,可能是受了触动,就跟我说他想结婚。我们很多人都变成熟了,这都是很好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保留作者的心

  “我可能控制不了其他,但我要保证我的电影能够听到陆川的声音。”

  潇湘晨报:你一直在强调这是部商业片。

  陆川:可能大家有个错误的理解,说商业片就是低俗的。艺术片也是商品,专卖给小资,在酒吧里或家里看。《南京!南京!》走的是商业院线,是要跟大众见面的,不是我个人私语的电影。

  潇湘晨报:这部戏里有哪些商业性元素?

  陆川:商业性不是说就非要去迎合观众。你买一个东西,会问它有什么不一样,所以表现出独特的差异性也是一种商业元素。

  潇湘晨报:从《寻枪》到《可可西里》再到《南京!南京!》,你的电影越来越具备商业气质。这是不是你向市场妥协的一种信号?

  陆川:在这个行业里,你会跟主流的工业体制越来越默契,是毫无疑问的。但能不能保留一颗作者的心,是我最看重的。

  潇湘晨报:你拍了3部电影,都是自己想拍的。但像冯小刚,他会有自己想做,比如拍《集结号》;也会有拿来赚钱的,比如《非诚勿扰》。你将来也会做类似的事情吗?

  陆川:小刚在主流的电影行里做了很多年,比较有经验。我还没达到那个阶段,现在就是把最想表达的东西拍出来。

  潇湘晨报:现在连贾樟柯这样的导演都开始有了植入广告,都有了《二十四城记》之前的绯闻炒作。你觉得在大环境下,将来自己能够幸免吗?

  陆川:从筹备到上映,这四年里要我们妥协的各种力量太大了。我可能控制不了其他,但我要保证我的电影能够听到陆川的声音,这就够了。其他交给专业团队去做吧,我希望大家不要炒作我的绯闻就好(笑)。

  回应争议

  想征服对手,

  就不能去侮辱他

 

  潇湘晨报:《南京!南京!》里,日本兵有一条完整的线,而中国人则以群像戏的形式呈现。不怕观众无法接受你把日本人塑造得太人性化,甚至有点拔高?

  陆川:我觉得如今观众的辨识能力和对世界的看法是超前于电影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电影一直在被观众指责。把日本人当正常人来看是天经地义的观点。你首先要还原日本人作为普通人的特性,正因为普通人做了屠杀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个事件才显得可怕。另外这个片子还肩负着另一个使命,它要走出国门,要让日本人去相信他们的祖先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这样一部电影首先得有尊严,不能去侮辱对手。

  潇湘晨报:这部戏里,日本人的线反而是最大的惊喜。相比起来,中国人的群像戏视角其实并未超出期待?

  陆川:在这个题材里是很难看到我们胜利的,这是历史事实。要像《地道战》那样给人带来狂喜,对“南京”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刘烨是士兵的抵抗,高圆圆、范伟是市民的抵抗,能把中国人的面目恢复到历史中间去,这是巨大的进步。如果你不看这部电影,坦率地说,你就不能在这一事件中,回忆起一张中国人的脸。

  “我父亲给我最大的东西,就是他觉得作品比生活重要。”

  电影以外的事情都是浪费时间

  潇湘晨报:听说《南京!南京!》试映后,王朔给了你一些意见。

  陆川:也不是给我意见吧,是善意地批评了我。他很喜欢电影后面2/3的篇幅,说日本人那个视点很惊喜,觉得这套价值观是可以征服世界的。但前面还是公众记忆的那些东西,不够新鲜。跟他聊完后,我变冷静了,剪起戏来也发狠了。

  潇湘晨报:王朔虽然是长辈,但处起来其实是哥们。

  陆川:对。他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观,跟他聊天你会有种点醒梦中人的感觉。

  潇湘晨报:你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到父亲陆天明,但相信他给你的影响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

  陆川:我们不是子承父业的状态,就是大家各做各的。我父亲给我最大的东西,就是他觉得作品比生活重要,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到了我这里,就是电影以外的所有事情都是在浪费时间。

  潇湘晨报:你说过你的偶像是波兰斯基。

  陆川:对,但黑泽明对我影响更大。他一直在关注自己的民族和社会,他拍日本人但却拍出了全人类本质的东西。我梦想成为他这样的导演。

  潇湘晨报:你成立了工作室,也接拍一些商业广告,以后会不会转型为投资人?

  陆川:商业广告是用来养活我这个团队的,因为电影太漫长了,四年才一部。我不会往投资人的阵营里靠,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也想帮帮一些青年导演,帮他们融资。毕竟电影是需要传承的。

  潇湘晨报:忙完这波宣传,应该要开始拍《与催眠师同眠》了吧?

  陆川:也不一定吧,那是部恐怖片,拍完“南京”再拍一部恐怖片,要看心情。  陆川:商业广告是用来养活我这个团队的,因为电影太漫长了,四年才一部。我不会往投资人的阵营里靠,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也想帮帮一些青年导演,帮他们融资。毕竟电影是需要传承的。

  潇湘晨报:忙完这波宣传,应该要开始拍《与催眠师同眠》了吧?

  陆川:也不一定吧,那是部恐怖片,拍完“南京”再拍一部恐怖片,要看心情。

本文转载自搜狐文化!

Tags: 本文暂无标签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