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头条
张瑜 石榴裙下的80年代
发布时间: 2012-08-2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新浪娱乐  
摘要: 与张瑜的对话约在下午两点,她跟好友、制片人王力平提早到场。她穿一件绿色样式简单的短袖T恤,一坐下来就招呼着帮在座的几个人点饮料,有人夸她发型不错,她笑笑说是自己在家随便整理了一下。
张瑜 石榴裙下的80年代

张瑜 石榴裙下的80年代

独家对话张瑜

独家对话张瑜

导演张瑜在电影《云之锦》拍摄现场工作照

导演张瑜在电影《云之锦》拍摄现场工作照

继《庐山恋2010》之后,张瑜的另一部新作《云之锦》将于8月22日接受观众检验

继《庐山恋2010》之后,张瑜的另一部新作《云之锦》将于8月22日接受观众检验

张瑜身兼制片人、导演、演员三重身份(阮旭/摄)

张瑜身兼制片人、导演、演员三重身份(阮旭/摄)

张瑜(阮旭/摄)

张瑜(阮旭/摄)

张瑜当年是杂志最爱的封面人物

张瑜当年是杂志最爱的封面人物

《庐山恋》《小街》《知音》……张瑜当年的许多作品现在看来都堪称经典

《庐山恋》《小街》《知音》……张瑜当年的许多作品现在看来都堪称经典

  • 张瑜 石榴裙下的80年代
  • 独家对话张瑜
  • 导演张瑜在电影《云之锦》拍摄现场工作照
  • 继《庐山恋2010》之后,张瑜的另一部新作《云之锦》将于8月22日接受观众检验
  • 张瑜身兼制片人、导演、演员三重身份(阮旭/摄)
  • 张瑜(阮旭/摄)
  • 张瑜当年是杂志最爱的封面人物
  • 《庐山恋》《小街》《知音》……张瑜当年的许多作品现在看来都堪称经典

     

      出品/新浪娱乐策划组

      主编/魏君子

      责编、采写/瓮欣

      摄影/阮旭

      设计/傲晨

      【前言】

      与张瑜的对话约在下午两点,她跟好友、制片人王力平提早到场。

      她穿一件绿色样式简单的短袖T恤,一坐下来就招呼着帮在座的几个人点饮料,有人夸她发型不错,她笑笑说是自己在家随便整理了一下。

      她做导演和制片人的新作《云之锦》将在8月22日上映。如片名显示,影片讲述了一段关于云锦的跨越三生三世的爱情故事。张瑜阐述影片里关于爱情的命题,透露拍摄过程中的辛酸艰苦,在大段讲起关于云锦这项古老艺术的种种话题时,她不自觉带着手势,模仿江南手艺人织锦的样子。她很较真,戏里一幅云锦道具价值数百万,是她请来著名织锦专家历时四个月打造出来;讲到织锦工具“大花楼”的尺寸,她会立刻站起来就在咖啡厅里找一根柱子比划到底大花楼有多高;说起片中的云锦术语“鸳鸯胆”,她想起这种颜色跟吃过的一种寿司很像,就拉着好友王力平必须要把这寿司的名称想起来,好能让人对这颜色有个清晰跟感性的认识。

      她曾经是中国八十年代最出名的女演员之一。《庐山恋》之后她收到全国各地观众写来的信件,每天都能堆满一大屋子;《小街》里她剪了个极短的男孩发型,就能改变传统审美、引得姑娘们拿她的剧照去理发店剪“张瑜头”;出去买点心引来大票围观影迷,能把上海主干道南京路给堵得水泄不通。但时至今日,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浮华之气。或许有人会说“张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没错,但谁的时代都会过去,而她从走红开始,到出国回国、再到做制片人当导演开公司,走出了自己的那一条路。

      她似乎是有自己的一点特色的。她能跟记者非常自然的谈起前夫张建亚,也自嘲说那会儿轰动一时的排球队员汪嘉伟与假张瑜的事件很好玩。她没方向感、不认路,到现在也是。她开了一家影视公司,陆毅当年找上门来要签给她,她没要,她说自己不比大的经纪公司能掌握丰富资源,如果她不能给演员提供更好的机会,那还是别耽误了人家的青春。

      从她身上,或许能瞥见当年那个时代——演员不懂整容为何物,男导演爱上女主角会掀起轩然大波,明星们也骑自行车上班,拍戏无片酬,跟普通工人一样拿死工资。

      对话结束,张瑜跟王力平离开咖啡厅。十几分钟之后,又专门给新浪娱乐记者打来电话,就因为在对话过程中张瑜说在研究中医,记者随意说了句自己的症状,她当时建议练健身操。而后又忽然想起“是不是贫血啊”,于是赶紧打电话来叮嘱:“先去医院查查,要当心身体啊。”

      本期《风情》,新浪娱乐独家对话导演张瑜,说说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80年代。

      PART1:《庐山恋2010》到2012《云之锦》

      导演张瑜:云锦是经爱情是纬 靠天吃饭全身是沙

      【拍《云之锦》的时候要靠天吃饭,有时候一场戏就有几千个群众演员,天气不行就拍不了。有一场沙漠上的戏一共拍了三次。每次收工回来都得抖啊抖,因为全身都是沙子。当时剧组每人都在脸上蒙了一块方巾,太阳出来暴晒啊,一天下来脸是乌黑乌黑的,要是不穿长袖,身上颜色就是一半一半,像牛油蛋糕。】

      “云锦历史悠久,色彩艳丽,因为是全手工编织、通经断纬,所以每一幅都不可复制。织云锦的工具也很有意思,行话叫大花楼,个头太大了,如果是放在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屋子,起码会到房顶那么高。”张瑜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

      新片《云之锦》以古老艺术云锦为主要线索,讲述一对男女跨越数百年、延续三生三世的爱情故事。导演张瑜说,用云锦串连三段爱情并非生拉硬扯,而是有其逻辑上的道理。“当时江南,很多织锦家庭都有一架‘大花楼’。机器的下半部分埋在土里,一名女子半身坐在土里,男子就在大花楼的上面,两人配合着织锦。他们彼此都不讲话,靠默契跟心灵感应。天热的时候,年轻的男女们都穿的很薄透,这样子天长日久,很多织锦男女最终都会成为爱人。”

      她从南京图书馆找来不少关于云锦的著作,也跟云锦研究工作者聊云锦的历史、纺织的技术,了解关于云锦的一切故事。她发现云锦工作者们太诗情画意了,“咱们说粉红色,他们不这么讲,他们叫‘美人脸’,指代那种淡淡的粉嫩色。”张瑜说,影片里杨烁扮演的乌头在回答师傅“如何能织出最美的孩儿面”时,用了“鸳鸯胆”这个说法,而“鸳鸯胆”指的就是人的脸色。著名云锦设计大师郭俊被她专程请过来制造影片中出现的重要云锦道具“荷叶飞天”。郭俊用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设计、意匠、挑花、织造,最终完成这样一幅在市场上价值数百万的作品。《云之锦》中有一段民国比试织锦技术的戏份,云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专门到片场给剧组做“手替”,拍摄拉线挑线的特写镜头。

      云锦是背景是线索,爱情则是主题是核心。从当年纯爱影片《庐山恋》中走出来的张瑜,似乎在后期的导演作品中特别擅长和钟情于爱情题材的拍摄。她的上一部作品《庐山恋2010》被评价为“不落伍”,讲述80、90后年轻一代的爱情时“时尚、激情、放宽了尺度”。相比秦岚在李晨和方中信之间的摇摆选择,即将于8月上映的新作《云之锦》,似乎更加传统和坚贞——一对男女的爱情横跨元朝、清朝、民国三个时代,有一见钟情后的甜蜜,也有生死相隔的悲戚,但不论怎样,都在彼此为爱情坚守,哪怕只是心灵上的。

      张瑜觉得,跟影片中不同,现代人有些爱情观念在她看来很奇怪。“男孩子喜欢找漂亮女孩子,是因为带出去有面子,女孩子希望找个有钱的老公让她后半生没忧虑。年轻的男孩子会恋年纪大一点的,年轻的女孩子也可以找老先生,都很正常了,婚外恋都变得司空见惯,做第三者的甚至还可以明说自己就是第三者,还很得意,我觉得都有点问题。当然这和现在的社会现状有关系,大家都希望过一种安逸的生活,又不想付出很多的劳动。但这样下去,最后结果可能都不会幸福。”末了,她又自言自语,“你说那些做第三者的女孩子都想要什么呢?”张瑜回想上世纪80年代,没人拜金,因为大家都没钱。很少有人做第三者,所有人都愿意本本分分过日子。她说起有个电影导演,当年爱上了自己戏里的女演员,“那时候发生这种事,都不敢说出来的,那是大新闻,了不得的。结果这两个人就明目张胆公开在一起了。之后有一次闹的很严重,还上《中国青年报》了,那可是全国轰动啊,导演爱演员啊!轩然大波!”她说。

      当导演并不容易。“要靠天吃饭,有时候一场戏就有几千个群众演员,天气不行就拍不了,那就浪费了。”有一场沙漠上的戏,剧组一共拍了三次。第一次上午晴天,拍到一半下午就阴了,沙的颜色全变了。第二次拍的时候又阴天,拍了一半没拍完。只好再拍第三遍。制片人王力平说,剧组去银川拍摄外景,找的地方都是手机没信号的,常常得爬老高到山顶上才能打电话。“爬一次,得把一天该打的电话都打了,结果有一回我站着太累了,一边通话就一边蹲下了,结果一蹲,哎呦,没信号了!”导演张瑜也笑说每次从银川收工回来都得抖啊抖,因为全身都是沙子。“当时剧组每人都在脸上蒙了一块方巾,太阳出来暴晒啊,一天下来脸是乌黑乌黑的,要不穿长袖,身上颜色就是一半一半,像牛油蛋糕。”更逗的是,她本来打算拍一组鹫在沙漠上直飞直起,为主角带路的镜头。然后就养了一只鹫每天训练,终于练好了准备开拍了,鹫正赶上蜕毛季节,秃了。

      用制片人王力平的话说,张瑜是个不凑合的人。这也是她当导演“不容易”的原因之一。当年在拍《庐山恋2010》的时候,剧组还到过远在川西的贡嘎雪山,其实那里只有两个镜头,但张瑜坚持要去。此外,为了贴合片中李晨扮演的摄影师的工作特性和艺术品味,剧组还斥资15万搭了一座小洋楼作为李晨的工作室。

      1985年出国潮、1995年首做制片

       海归、制片人张瑜:有些二三线演员要价不合理

      【有些人的片酬已经超过正常比例了。我不反对演员拿高酬劳,但不能因为这个压缩制作费,影响电影作品的质量。而且有些演员根本不值这个钱,但他还随着大形势也在喊价,这就没道理了,现在有些二三流演员要的价钱完全不合理,你要让他扛票房的话,他绝对到不了这个价!】

      《云之锦》里,导演张瑜还身兼制片人职务,她直言很纠结。“有时候在艺术方面特别想做得更完美,但是在制作人角度考虑又可能要投入更多资金,可能会耽误演员档期,可能要影响大部队的转移。”

      张瑜从1995年开始做制片人。当年她自筹资金1000万、自组内地、台湾、香港三地班底,莫言担任编剧、严浩担任导演、尤勇是男主角、赵非是摄影,张瑜本人亲任制片和主演,推出讲述民国初年大西北黄土地上一段爱情故事的影片《太阳有耳》,并且一举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熊奖和影评人最佳故事片奖,张瑜还获得1996年第十九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提名。此后她接连以制片人和主演身份推出《太阳火》《烟雨红尘》《诚信无价》《未列入名册》等影视作品,2005年,张瑜又以总制片人的身份推出纪录片《中国电影在上海》,为中国电影百年献礼。自此,张瑜顺利完成由当红女影星到导演制片人的身份蜕变。

      而这种蜕变在她看来其实与外界揣测的“野心”无关,只源于自己做演员过程中遭遇的不靠谱经历。1994年,她接拍了一部电视剧《梦断情楼》,“这部戏真的是把我拍惨了!”她说。剧组太乱,是草台班子。服装组有十几个人,大冬天女演员穿旗袍拍戏,休息的时候没人懂得要准备件军大衣给演员披上,所有服装人员都坐在一边儿嗑瓜子织毛衣;照明组只有一位专业的师傅,其他都是小徒弟,有个跟着现学的门外汉站在那儿帮忙打光,不懂用巧劲儿,拍了几条之后就体力不支啪的晕倒了,赶紧送医院;剧中妓院的夜戏多,照明师傅一个人跑上跑下,晚上收工一看,脚都肿了;整个摄制组在工作的时候见不到什么人,但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呼啦啦跑来了好几百个……

      “不是他们对演员不好,而是他们不懂,不专业。那部戏让我痛定思痛,整个电影行业的系统管理太差,很多剧组太乱了,有的导演剧本都没搞定呢就开拍了。我就想我肯定要好好做制片人,去科学管理一个摄制组,能不熬夜就不熬夜。”张瑜说。但真正踏出这一步挺难。从最初的融资到中间的制作再到最后的发行宣传,张瑜是在慢慢的摸索中才了解到各个环节的运作,相比而言,拍摄竟然成了最简单、最容易做好的一件事。最开始的融资过程中,亦有从演员到制片人的一种身份转变,“不是几年前,人家都巴着你了,而是你向人家要钱、在求人家。要面对投资人不断的谈,要跟对方说‘希望你能理解啊,我是真的想为南京云锦做一份贡献,所以我们要拍一部这样的作品’。这种转变其实是很难受的,但好在这戏的投资方帮了我们很大忙。”

      另外,张瑜也坦言她对于目前国内演员漫天要价也有看法。“有些人的片酬已经超过正常比例了。我不反对演员拿高酬劳,但不能因为这个压缩制作费,影响电影作品的质量。”这似乎也与她当年在最红的时候远赴海外留学的经历有关。1985年,张瑜赴美,当时手续办起来很麻烦。“各种手续很多,而且这件事厂里当时向局里汇报,局里再向上汇报,听说我要出去,就不放行,希望我能在国内多拍几部戏。”几经周折,张瑜还是最终成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一股女演员出国潮的兴起。陈冲、罗燕、丛珊、宋佳等是为事业去留学,龚雪、宁静等则是为爱远渡重洋。张瑜在海外留学8年,以“公派自费”的方式在美国南加州北岭大学攻读 “电影、电视制作”的硕士学位。“大家都说这是出国潮,那就潮吧。其实我个人真的只是为了念书,改变改变自己的生活节奏。另外呢,以前总有老演员说我们年轻人没文化,整天批评我们,我们那时候肯定是得听着的,是理所应当要接受的。不像现在的年轻演员,谁还会听我们说话啊?我们都不敢说呢,怕得罪人。”

      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张瑜发现那里的电影制作中有非常严格的上限下限,导演、主演、摄影、制片等重头的职位能够拿走制作费的多少比例,是有规定的。回国之后发现国内没有这样的规则,有演员拿走制作资金的一半,剩下用来真正拍摄的费用就少得可怜,呈现在银幕上的作品也就自然是粗制滥造了。“而且有些演员根本不值这个钱,但他还随着大形势也在喊价,这就没道理了,现在有些二三流演员要的价钱完全不合理,你要让他扛票房的话,他绝对到不了这个价!”

      《云之锦》用了两位新人杨烁、张璇担纲主演,张瑜透露之前也曾经考虑过一些明星,比如杨幂、冯绍峰、邓超、孙俪、angelababy等,结果都因为档期问题、私人原因没能谈妥。她评价两位新人虽然名气不高,但表现不错,而且与片中角色形象非常匹配。只不过启用新人在当前的电影市场确实风险更多。“我尽自己的能力,参加所有的活动,做很多采访。我不爱抛头露面,但没办法,我得宣传,而且一说宣传活动,人家不需要男女主角,只要我,那我个人肩负的责任就非常重。我也知道,要走这条路的话,最后练的还是我。”

      PART3:八十年代 风光的演员与单纯的影视圈

      影星张瑜:女演员没整容概念 演戏也不需要潜规则

      【那时候圈里的环境很单纯,女演员都没有整容的概念,演戏也不需要有什么潜规则。后来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视频访谈节目,主持人一直让我谈八十年代的潜规则,我说那时候真的没潜规则啊,被潜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多演戏吗?我们那时候都很红了,接戏都接不过来呢。】

      出国留学和转当制片人之前,毫不夸张的说,张瑜是全中国最红的女演员之一。

      《庐山恋》曾经掀起一阵上山寻张瑜的风潮,彼时“周筠”已经成为很多男观众的梦中情人,影片放映之后,男孩子们纷纷背上挎包去庐山旅游,希望能碰上一个像张瑜一样的姑娘。庐山专门建了一个电影院,每天从早到晚只放《庐山恋》。另一部在当年非常经典的电影《小街》中,张瑜剪了一头男生一样的短发,后来这片火了,发型也跟着大热,改变了人们的传统审美,成为当年的一大流行。很多姑娘进了理发店,都指着她的照片说要这个“张瑜”头。

      她的好友、制片人王力平这么形容当年张瑜在影迷中间的影响力:1980年接连拍摄了《庐山恋》和《巴山夜雨》之后,张瑜每天都能收到一大堆观众写来的信件。她有个演员朋友,那段时间天天帮她处理来信,最开始是一天几封,他就帮忙一封一封拆开来,到后来就拆不过来了,因为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一屋子来信,办公室都没地方搁了,他只好找了个锅炉,每天烧一炉;有一回王力平去上海找张瑜玩,俩人骑着自行车随处溜达,结果在半路上正骑着呢被影迷给认出来了,大伙高呼一声“张瑜”然后就跟在后面追,最后张瑜和王力平逃上一辆恰巧路过的汽车才算解了围;还有一次,张瑜和张建亚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俩带王力平去上海一家老字号店铺买点心。张瑜戴着大口罩,站在蒸笼前等点心熟。结果面点师傅一掀开蒸笼盖子,蒸汽扑面而来,张瑜只好摘下口罩,旁边的顾客瞅了她一眼大叫“哎呀是张瑜”,于是围观的影迷从四面八方瞬间聚拢过来,“南京路都堵死了,那可是上海的主干道啊!最后还得交警出动帮忙疏通。”王力平说。

      1981年,张瑜凭借《庐山恋》和《巴山夜雨》同时拿下第一届金鸡奖和第四届百花奖,成为“双料影后”。“八十年代,观众投票都必须买一本大众电影,剪下投票的页面,写上地址塞进信封,再去邮局寄出去,那会儿投票可比现在真诚多了。”王力平说。拿到双料影后的张瑜被邀请去杭州西湖边一家酒店参加颁奖仪式,但她时至今日对于这场非常荣耀的领奖历程印象最深的只是“太累了”。“那时是第一次有香港、台湾的记者来参加,所以就有特别多的媒体记者不断要采访我们。而且他们跟国内记者不一样,什么问题都问,你什么都得答。刚扒拉两口饭,他话筒就伸过来了,就得赶紧坐直了回答问题。答完了再想吃饭?不行了,时间到了,我得赶紧去下一个活动了。”张瑜说,当时她在颁奖典礼之后就抱怨,说怎么得奖是这么不开心的一件事呢?旁人就跟她讲:“得奖之后,你根本不是普通人了,你是公众人物,明白吗?”张瑜心说,当公众人物真没意思,太没劲。

      而且公众人物不好当。“我当时的领导整天找我谈话,说‘听说你又骄傲了?跟谁走个面对面也不打招呼的?这说明你骄傲自满了啊!’我就跟领导说,我近视眼,走对面也不知道是谁,而且剧团那么大,我怎么知道人家是哪个部门的?不好乱打招呼吧。”谈话过程往往以领导这样的语句结尾:“你不要翘尾巴,要戒骄戒躁,要常常来剧团汇报,有什么思想问题要和我们谈一谈。”

      那时候媒体多是正面宣传,很少会炒绯闻、聚焦什么八卦和负面。“圈里的环境很单纯,女演员都没有整容的概念,演戏也不需要有什么潜规则。后来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视频访谈节目,主持人一直让我谈八十年代的潜规则,我说那时候真的没潜规则啊,被潜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多演戏吗?我们那时候都很红了,接戏都接不过来呢。”张瑜说。

      她一直认为,自己在当年不是什么当红影星,就是个普通工作人员,化着妆演着戏,卸了妆跟别人没什么两样,当年的待遇状况也跟普通工人没区别,这与当下演员以片酬论收入、动辄入袋上千万截然不同。“我每天也是骑自行车上班,收入跟当时的工人一样。刚进上影厂的时候我拿学徒工的工资,18块钱拿了三年,然后转正变成43块钱,全国都一样,那时候大伙常喊的嘛,‘43块万岁’。结果43块钱一直拿了很久很久,直到我出国前大概加了一点,因为那时候我是一级演员了,出国之后又评特级演员,给我加到60多块钱。1986年我的工资也就90多块钱。当时我经常被北影厂借去演电影,但我都不会有额外的收入了。”张瑜说。

      可能在张瑜跟刘晓庆、潘虹、丛珊等女演员家喻户晓的年代,拿再多的影后在她们看来自己也只是“以演戏为生、容易被围观”的普通人而已。时至现在,张瑜身上也看不到任何的浮华之气,她能跟记者非常自然的谈起前夫张建亚,也自嘲说那会儿轰动一时的排球队员汪嘉伟与假张瑜的事件很好玩,全然不像现在的女演员不谈私事、不谈感情。她健身练字打坐看书,早睡早起,保持着规律生活。做了导演和制片人之后,她跟很多年轻演员接触合作,她觉得周迅够机灵、范冰冰姚晨一直在进步、章子怡是爆发力强的好演员。秦岚、李晨、张璇、杨烁都拍过她的戏,总能听见她说:“好好演戏,不要把钱看的太重了,因为你们都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赚钱机会还很多。新演员不要这么激烈,要在生活中逐渐沉淀。”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