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头条
陆川:来不及为胶片时代留恋
发布时间: 2012-05-2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中国经营报  

 索寒雪

  北京初春的一个下午,被称作第六代导演的陆川在大风之中赶往怀柔影视基地,此时,他的新电影《王的盛宴》还没有上映。今年张艺谋等大导演们都处于休整期,陆川和宁浩则成为了中国影院抵御好莱坞大制作的看家导演。

 

  几个月后,同样在怀柔影视基地,陆川开始用数字摄影机拍摄短片。

 

  陆川的电影作品并不多,屈指可数的《寻枪》《可可西里》《南京 南京》以及即将上映的《王的盛宴》,每一部电影都充满男性色彩。与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和陈凯歌的《无极》相比,真正具有陆川色彩的电影,更多的是暴力和最终的男性孤独。

 

  这些影片的绝大多数镜头都是胶片摄影机完成的。几乎所有的导演都对数字摄影机有一种印象——拍摄成本较低,但是从数字转变为胶片的环节中,图像色彩会偏暗,胶片拍摄的电影在色彩上更为柔和圆润,能更好地营造艺术效果。

 

  在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9个电影提名中,有7部还是胶片电影,但是随着最大的电影胶片供应商柯达的破产,柯达冠名的奥斯卡颁奖地已经易名。

 

  用胶片来拍摄、发行、放映电影的历史已有100多年的历史,1888年,人类第一段胶片拍下的图像,只有两秒钟。此后100多年,好莱坞诞生了大量的经典胶片电影。《魂断蓝桥》、《罗马假日》、《教父》等一大批经典电影被载入史册。

 

  但是,从此刻到未来的4年,胶片电影因为成本和损耗的原因,或许将告别历史。

 

  在拍摄《可可西里》的时候,陆川已经开始使用数字摄影机完成一些镜头。在这一时期,陆川的风格也渐渐显现。由于青藏高原的恶劣环境,演员和工作人员经常处于危险和疾病中,此外摄影器材的沉重为艰苦条件下的拍摄带来了很多不便。

 

  《王的盛宴》是陆川的第四部电影,陆川自称有考古癖,为《王的盛宴》做了八个月的考古功课,意欲打破以往古装大片光鲜华丽的固有面貌,带领观众回到那个神秘的时代。但这可能是陆川最后一部完全采用胶片的电影。

 

  在《王的盛宴》后期制作期间,陆川的团队也开始使用佳能(微博)C300这样的数字摄影机做新的尝试,制作一些短片。在摄影机的租赁成本上,小空间的大角度拍摄中,数字摄影机占有明显的优势,而且画面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

 

  对于正在策划的下一部电影,陆川计划尝试用数字摄影机完成绝大部分的镜头。

 

  问:你现在不仅仅是做导演,还在帮助年轻导演,比如最近你做了一个小转型,担任佳能短片《梦想》的监制。而这部短片就是讲年轻人如何实现自己电影梦想的故事,现在的年轻导演与你的十几年前面临的问题有相似之处吗?

 

  陆川:年轻的时候空有梦想,但是手里却没有足够的钱,更没有人投资给我这种经验不足的人,当时很希望国家有更多专项扶植基金。另外很多题材的申报和批复过程,对青年导演也有限制。

 

  不说电影的其他各种费用,仅仅是拍电影最基本的工具电影机,也是难以企及的。而从我学电影专业开始,就一直梦想有自己的电影机,这个梦想怀揣了十几年。数字摄影机的出现,让年轻人有可能负担得起自拍电影的费用,也许能有更多机会实现梦想。

 

  如今,我特别愿意帮助年轻人拍出他们自己的片子,也特别高兴能看到他们成功,这对于电影行业就像注入新鲜血液一样,也能刺激我们这些已经成功上路的人继续奔跑,不停滞下来。

 

  问:短片中你和年轻导演已经开始使用数字摄影机完成整部作品,回首胶片时代,你觉得最留恋的是什么?

 

  陆川:电影需要颗粒感,颗粒感是有生命力的感觉,在这一点上,胶片体现得非常完美,怎么用非常便捷的设备去创造出那种影像的感受来,是数字时代的挑战,也是我对胶片时代的留念之一。

 

  问:你拍过《可可西里》、《南京南京》等影片,作为导演对摄影机画质和其他方面的性能有什么要求?数字电影和胶片之间,你的倾向是什么?

 

  陆川:真正拿数字摄影机拍一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一门新的课题,但是这个时代已经到来了,所以不管你对过去的经典电影时代有多留恋,也无法阻止数字时代的步伐。数字影像取代胶片影像的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柯达公司已经申请破产了,这对我们这些从胶片时代过来的导演来说,预示着一个经典时代的结束,心里还是有点难过的。但是我们也对更强悍的数字摄影机的出现充满希望,我在创作实践中给数字摄影机提出更高的技术要求,希望未来有一款数字摄影机能够彻底让 我们把胶片忘掉。

 

  问:在2010年和2011年,全球采用数字放映的影院比例连续攀升了17个百分点。很多人还在怀念胶片电影的清晰度和质感,作为导演,你是怎样看待这些问题的?

 

  陆川:中国每年也生产几百部电影,以前都是拿胶片拍的,许多人也用胶片拍电视剧。实际上真正的影像是靠创作者而不是器材造出来的:80年代拍摄 《红高粱》,当时张艺谋和顾长卫是摄影师,他们创造了那个独具特色的影像。而当年送检的样片如果不符合标准,是要打孔报废的,为此,张导演要疯 了,连夜坐火车就回来了,抱着这个胶卷说:这是我要的风格!现代的机器远远比那时候用的设备要先进很多,但还是要创作者用心去创作影像。我们要学会用数字摄影机去创造新的东西,它就是一支笔。

Tags: 本文暂无标签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