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头条
《王的盛宴》未过审 陆川:坚持对真相的探寻
发布时间: 2012-06-2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沈阳晚报  

 这是一个身份特殊的导演,他有着引以为傲的家世,父亲是著名作家陆天明,姑母是著名作家陆星儿;这是一个工作特殊的导演,漫漫十年,他只拍摄完成四部电影,前三部电影为他赢得了38个国内外大奖,而他的第四部电影公映却意外“夭折”……

 

   前一天的产业论坛,面对《王的盛宴》未过审原因的提问,陆川苦笑道:“我什么都不能说,说了电影下半年也上不了了。”一分钟后,谈到对制片人的愧疚时,他落泪了。在昨日,本报记者在酒店对老朋友陆川进行了独家专访。陆川首次向记者讲述了影片未过审的真实原因,“历史中很多事情是重复的,我们只是在找一些规律,但可能会有一些问题。但对人性,对真相的探寻,在我今后的电影中也依然会坚持——没了它们,我的电影将不再有意义。”

 

导演陆川

 

  坦承《王的盛宴》未过审感受

  “心情主要还是内疚吧”

 

  沈阳晚报:四年筹备,八个月拍摄,《王的盛宴》就这么被“拿下”了。您的心情是怎样的?

 

  陆川:最难受的时候已经过了,刚出这事时特别难过,中间我们还争取了一段时间。电影局对我们其实不错,一直在努力争取,但最后我们还是得到通知说暑期档不能上了。心情主要还是内疚吧,毕竟投资方拿钱出来,都是在完成导演的电影梦想。以前这方面想得少,慢慢大了,觉得覃宏做公司也不容易,他那真是往里砸钱,挺可怜的,所以昨天我就流泪了。这戏不敢说帮他赚大钱,但稍微挣一点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做得很用心,但没想到搁置了,而且哪个档期上是杳无音讯的。此外,对刘烨、吴彦祖、张震这帮兄弟,也都很愧疚。

 

  沈阳晚报:主创们为《王的盛宴》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怎么看这次延期?

 

  陆川:大部分演员都是一线的,他们推了很多戏就在这耗着,这都让我特别感动。应该说影片的内容,包括完成的画面,让大家还是有信心的。演员们真 的非常支持这部电影,大家都没觉得这事已经死了,大家都希望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灾难,都反过来安慰我,说‘川儿,没事,片子这质量肯定能上。’好在,我们已经把超期的费用都给到了演员,这多少让我心里安慰一点。

 

  沈阳晚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影片延期?

 

  陆川:说实话我也很不理解。《王的盛宴》是严格按照历史去拍的电影。我的前三部电影都不是大众题材,但也都过了。而且我听说不只《王的盛宴》,包括某F姓大导演在内拍的好几部电影,因为各种原因都要放一放,可能都得要到年后才能上映。

 

  坦陈电影行业弊病

  “我们被这两年电影产业的发展冲昏了头脑”

 

  沈阳晚报:您怎么看中国电影现行审查制度?

 

  陆川:中国电影审查的尺度没人摸得清楚——有时松,有时紧。为什么这么多导演呼吁电影分级?就好比你打人一嘴巴就不算犯大法,但砍人一刀就得判刑,起码你得有一个明确的尺度。电影是一种文化,它不是政治。美国电影就是一种商业,一种市场,但中国电影我觉得真的要给我们松松绑,我们电影产业刚刚发展起来,如果这样的话,电影产业如何得到激励,又如何良性成长?

 

  沈阳晚报:如今漫长的等待期您在做些什么?又有哪些收获?

 

  陆川:《王的盛宴》停一停先放下反而是好事。4月底完成终剪到现在,我看了正在上映的一些好莱坞电影。我发现,观众肯定的还是质量。你质次价高还要观众投票,这是没有道理的。不是说我们的不好,而是好莱坞真的好,视觉效果、技术,在影院里这种非同寻常的享受,确实非常符合电影规律。现在中国电影 满足老百姓基本娱乐需求的太少了。看这些片子对比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也应该去修正一些东西。本来剪好的《王的盛宴》,现在拆开了重新再剪,不是为了审查去剪,而是为了更好看,更顺畅,故事情节更抓人。我们只是选择一种态度,别浪费等待的时间,把片子再打磨一下。

 

  沈阳晚报:您怎么看待好莱坞电影大举入侵对国产电影造成的压力?

 

  陆川:我真心认为好莱坞电影进来是好事。我们被这两年电影产业的发展冲昏了头脑,真的没有意识到我们的短板。这次好莱坞冲进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会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盲目和故步自封。我昨天论坛说‘导演不要撒娇’,这是真心话。我们习惯了没事讲情怀,讲艺术,但你有没有真正给到观众他们想要的东西?电影拍得再流畅一些,故事讲得再漂亮一些,影像再完美一些,技术层面的完美不影响情怀的表达,不是有情怀的电影一定要拍得艰涩、苦闷。

 

  坦言“要死了”是气话

  “只要还有人在拍电影,中国电影就不会死”

 

  沈阳晚报:如今《王的盛宴》的延期,是否会让你在下一部电影中的风格有所改变?

 

  陆川:再拍电影必须尊重电影工业的规律,当然也会对下一阶段的审查尺度有所研究。但我自己拍电影内心的动力不会变,我的电影中一直比较关注人性,关注真相,这是我的电影的核心价值,我不希望改,也不会去改。至于怎么去拍下一部电影,我会认真地想,也争取很快给公众一个答案。目前我手上也有两三个项目,也希望能拍得快一些。

 

  沈阳晚报:您在自己创作生命的黄金时期,用十年拍四部电影。怎么看待自己电影和这十年?

 

  陆川:我的前四部电影确实拍得很慢,这是因为之前没有合作者,本子必须自己写,自己找投资,好在现在有了一些特别好的合作者,希望下次能给大家一个干净漂亮的运作过程,而不只是漂亮的结果。过去的十年是我电影生涯的第一个十年,有四部让我为之骄傲的电影,我觉得自己没白活这十年。四部都是不同的题材,拍之前在经验上都是零,从零到有,经历了太多波折与磨难,也有了太多的收获。好在我的团队无论顺境还是低谷时都在支持我,甚至纵容我,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陆川。

 

  沈阳晚报:这两天的论坛,与会导演对中国电影环境的言论都非常悲观。但您还要继续奋战在电影事业中,是否我们大家也应该积极一些?

 

  陆川:我们说中国电影要死了,那是怒其不争的气话,这正是因为我们是那么热爱电影,那么希望中国电影能好起来。有良知的电影人还在,中国电影就死不了;有这么多人还在拍电影,中国电影就会继续发展,终有一天这个行业向我们的经济一样开放。只是我希望这一天不要太遥远,我还能有幸看到。

Tags: 本文暂无标签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