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电影制作 » 媒体观点
制作人眼中的秦岚
发布时间: 2012-05-0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红网  

《南京!南京!》未映先热,内部试片好评如潮,该片主演秦岚更是在刘烨、高圆圆等巨星围剿中脱颖而出,成为年度最受瞩目的演技派电影新人。能获得此绩,秦岚却走了十年路。她庆幸自己遇到不少老师,给她帮助。

琼瑶:“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

一个普通的模特大赛,给了秦岚一个不普通的起点。和很多灰姑娘的开幕一样,秦岚抱着去北京玩玩的心态,却被湖南台从一堆新人资料中发现,把她的照片与个人资料秘密送给台湾的琼瑶,同时被湖南台签下经纪合约,与周迅、范冰冰一样,秦岚也是没受过表演本科专业教育却获得成功的明星。

第一次与琼瑶见面的情形,秦岚记忆犹新:“当时我还在拍《大唐情史》,公司经纪说给我定了明天去北京的机票,他们说约了琼瑶,你跟他们碰个面。这我就开始紧张了,很忐忑。我看了她那么多剧,我妈那么喜欢她,我家那么多她的书,这也算见到偶像了。琼瑶跟我说,‘秦岚,我两年前就见过你的资料了,我当时就说这女孩不错,将来可以合作。’后来琼瑶还是决定我来演《还珠3》里的知画,因为阿姨觉得我太青涩了。”

《还珠3》播出后,,网上有很多人骂知画,让秦岚特别不能接受,“我想还是我的娱乐精神不够,没有作好供人充分娱乐的准备。我刚点击进去看了一篇,心里就特别接受不了。心想是不是我演得不好啊,怎么那么多人都在骂我,而且骂得特别难听,说生活中的我肯定也这么坏。后来是琼瑶阿姨的一个电话点醒了我。阿姨说当知画这个角色出来的时候,网上的贴吧里大家都在议论,这说明秦岚你成功了,这就是你在这个戏里的功能性,我当时对人物的设计就是要达到这个效果,很好。”

《又见一帘幽梦》里的绿萍让秦岚在表演上开了窍,为了角色,她深入生活,加强了演员的观察,她多次与琼瑶聊角色,从对角色仰视到能参与创作、进行角色的主动设计的俯视,得到了琼瑶的认可,“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成为对她的表演最好的评介。

从琼女郎一举成名,她后来片约不断,但对生活的观察与体验一直坚持着,她最难忘的就是拍港片《我跟僵尸有个约会》,她是唯一的内地演员,为了角色的真实,她坚持真打,成为她难忘的一次拍片体验。

张一白:“我还以为你是港台演员呢”

秦岚来自北方,性格随和,说起与《南京南京》的缘分,她还要感谢张一白导演。

她说:“有一天,我一个朋友过生日,已经特别晚,而且特别累,但朋友非要我过去,就随便套了件外套,散着头发就过去了。去了发现张一白、顾长卫等导演都在。张一白就过来跟我说,你就是秦岚啊,我还以为你是港台演员呢。我说我是东北人。他就跟陆川说,你不是刚好要拍三十年代电影,她挺适合的。陆川当时说,那行,你有联系方式么,我们现在确实在建组。我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打电话了,约了我和投资方的人一起碰了一下。当时我还挺高兴的,心想是不是要让我来演女主角啊,结果导演跟我说,你看下那个唐太太。”

  陆川:“我挺佩服你的,刘烨拍到十二条已经快疯了。”

能进入《南京!南京!》,秦岚非常高兴,“这样的题材对我有挑战性,又是电影,陆川也是我很欣赏的那类导演。当时没有接触《南京!南京!》的题材,不知道它要讲什么。看完剧本的那天晚上,我的爱国情怀一下就被激发出来了,狂哭不止。剧本很感人,里面很多内容,作为一个年轻演员特别触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本子。”

但随着创作的深入,她又在陆川的带动下,进入了崩溃的边缘,“第一场戏我拍了十六条。当时最大的压力来自摄影师,扛着二、三十斤的摄影机,我们每个镜头都很长,都是一分多钟,每次看他又蹲又起,胶片一直在转,拍十六条,对于我来讲压力特别大。以前很多电视剧都是拍一两条导演觉得差不多就过,在这里完全不可能。基本上一个眼神,导演说你这有些过了,收一点;太收了,我要的那种状态没出来。在这种状态下我一直在游离。其实我很痛苦,因为每一次他喊卡的时候我是被否定的。在他不断在给我说戏,现场一直配合的过程中,我是熬过这十六条的。实际上到了最后,十六条那个镜头他并没有用。但我拍的过程很辛苦,当我拍到十二、三条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了,秦岚,你在这里必须得脸皮厚。其实每一条我觉得都是让自己跟陆川在靠近,我势必要从一个电视剧演员跨越到电影这儿,这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十六条对我还是比较客气的,我相信我不会走错方向。后来导演对我说‘我挺佩服你的,刘烨拍到十二条已经快疯了’。”

唐太太让秦岚感到自己终于是一个真正的演员,她说要感谢陆川导演:“《南京!南京!》结尾,我看着我的丈夫离开,他说,我还想再找找小妹。我知道他是想留下,但留下就意味着他不能活着出去。我知道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精神上的自我救赎。我非常痛苦地趴在铁丝网上,恨不得把他的样子刻在我的脑海里。导演当时要给我加一句词,我问导演说要不要加一句我永远等着你什么的,导演说别,太电视剧了。你就说一句话。后来他想了一下,让我说‘你吃东西当心点。’当时我听了之后,我抑制不住地难过。唐先生是很心酸地跟妻子离别,我想这种人性的自救会比苟且偷生来得快乐。唐太太同样经历了生离死别,但她最后还是带着希望离开了南京城。陆川让我抛弃了电视剧表演的惯性,而真正找到了电影表演的一种境界。”

Tags: 本文暂无标签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