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制作首页 » 电影制作 » 媒体观点
《可可西里》:简约而震撼
发布时间: 2012-05-09   作者:李以庄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摘要: 陆川的新片《可可西里》,是今年最好的一部值得骄傲的中国片:语言简洁,信息量大,画面的震撼力直抵心坎!

陆川的新片《可可西里》,是今年最好的一部值得骄傲的中国片:语言简洁,信息量大,画面的震撼力直抵心坎!

 

影片第一个镜头,静静推近伏在方向盘上熟睡的强巴,是那样深情,唯恐惊醒了这位单身巡山时过度疲劳的巡山队员。但强巴醒来时,便面对几个持枪盗猎者!下 一个镜头便见他被绑着,于车中夹在盗猎者中间;再下一个镜头,到了宿营地,盗猎者头目吩咐一小伙子:“给他松绑!”正当小伙子用刀去割绳子时,啪的一声, 血喷到小伙子面上,强巴倒下。盗猎者的残暴,令人震惊,导演仅用几个镜头,便将巡山队与盗猎者双方力量悬殊的严峻形势交代清楚;他的强烈爱憎,亦以令人震撼的力度展现。

 

《十面埋伏》开篇大事铺排的击鼓舞,诚然很震撼,但后劲不继,影片后面的高潮扬不起来。但《可可西里》却一路向上,除了那一场场悲壮的告别,还有高原缺 氧的致命追逐;更有张弛有度的跌宕:从藏民的欢舞、队员间的交心、生吃兔子的豪迈到流沙埋夫的长镜头,最后直奔高潮:队长泰日孤身面对十多个持枪盗猎者。面对他追了十多年的盗猎者头目,即使身处险境,他仍尊严地要盗猎者交枪跟他走,并一拳把头目打倒在地!这一拳饱含了十多年的艰辛坚持与悲愤,是全片的精神 巅峰!

 

影片可说是阳刚味十足的男人群戏,但人物却并不模糊。那个独自一人住在帐篷中、留守在山里令盗猎者不敢来的队员,虽然观众未必能记得他的脸孔,但他的壮士形 象却烙在观众心中。当队长送给养给他时,说:“强巴走了。”他还说:“他又去找那个女的了?”队长说:“他被打死了!”导演很高明地只给了他一个背后的镜头,正在切菜的他愣住了!大伙同他告别时说:“你要多注意啊!”之后是一个全景镜头:一座冒着炊烟的帐篷,孤零零在大山中,随着车队远离而变得遥远。观众 不由得为那名队员的安全担心。

 

影片还以极简练的笔触,着重表现了巡山队员刘栋。影片开头,巡山队要出发时,刘栋还在卡拉OK厅里和恋人唱歌,然后直接被同伴拉出来踏上征途。在大漠,同伴受伤,队长命他送伤员就医,并带给养回来。这需要很多钱,队长叫他卖羚羊皮。他把伤员送到医院 后马不停蹄去筹款,首先是向恋人索取。一夜温存后,刘栋醒来,只见枕头旁有厚厚一叠钞票,恋人又一次默默支持了他的工作。他拿了一小包羚羊皮去卖,接着便 赶忙上路。然而他未能接应到他的弟兄,他被流沙活埋了!陆川确实会讲故事,只用几组镜头,便勾勒出刘栋极富色彩的短暂一生。

 

对白是最耗胶片的,本片的对白非常简短,但却蕴含极强的感情与极大的信息量。如当记者问队长,因汽车坏了而被留在半路的几位队员能否走出沙漠时,他只说:“但愿不要下雪!”后来,这句话又重复说了两次,却一次比一次揪心。

 

影片的大信息量,是在导演的极其克制下取得的:如本来靠养牛羊为生的牧民,却要参与盗猎;老板不管他们死活,他们剥一头羊的皮仅得五元,却往往要为这点微薄收入付出生命的代价;而羚羊数目已锐减至一万,他们破坏生态平衡的行为等于自杀!贪官一席豪宴可掷万金,但巡山队却在一年没有工资的情况下坚持工作,为了起码的生计和治伤,只好违法去卖羚羊皮!这些尖锐的问题都启人深思。

 

在艺术上,本片亦能立体化地展现生活,没有简单地藏否人物。大漠中生死对垒的双方,在绝境中流露善良人性的细节:那半个馒头、老人临别指路……不但给基调冷峻的影片添上暖色,更令人在感动之余,思考人类的生存状况与基本的人类同情。

 

陆川说他拍《可可西里》不用大腕,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但我以为《寻枪》一片早已显示了他的实力:剧本扎实,是陆川写的;通常导演会受老板干预,但陆川在 拍摄现场受到的压力与干扰之大,非同一般,而他能够坚持拍出自己所要的,已然显示出他作为优秀导演的潜质;尤其是最后想补拍一些镜头时,演员却被人拉走了,他只能拍几个空镜头,但却仍能剪出一气呵成的佳作,亦展现了他很强的应变能力。《寻枪》绝对姓陆!

 

陆川说下部片要拍“文革”,我充满期待。迄今为止,我以为此一类尖锐题材,最有分量的作品是田壮壮的《盗马贼》,此片虽没有正面表现“文革”,却从中国文化 的深层结构去探索造成这场浩劫的原因。陆川既然能不把《可可西里》拍成一般“好人好事”,亦有可能拿下这个制高点!我们引颈以待!

 

作者简介:李以庄,著名影评人,曾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与周承人合著《香港电影史》。

我来说两句 >>
登录 / 注册
发表给力评论!看新闻,说两句。